“滑雪热”影响高校 让更多大学生上冰雪没那么难

当地时间3月7日,中国选手韩雪容在第29届大冬会高山滑雪女子大回转比赛中。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特派记者 慈鑫/摄

当地时间3月7日,中国选手韩雪容在第29届大冬会高山滑雪女子大回转比赛中。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特派记者 慈鑫/摄

  正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城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举行的第29届世界大学生冬天 运动会已近尾声,截至记者今天正午 发稿时为止,中国大学生体育代表团共取得 1金2银1铜,排在奖牌榜第13位。假如 比照 往届的成果 ,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大冬会的成果 有所下滑,不过,假如 看到奖牌榜上,冰雪强国加拿大现在 的排名还在中国之后,美国代表团乃至 还没有一枚奖牌进账的话,也就不难了解 ,大运会的意义其实不 简略 体现于竞技成果 上。其实,跟着 大学生业余运动员在中国代表团中的所占比例继续提高 ,遴派 运动员的高校规模 继续扩展 ,中国此次在大冬会上,最大的收获应该是对高校冰雪运动的继续开展 更增添了自信心 。

  更多的中国大学生业余运动员可以圆梦大冬会

  当地时间3月7日下战书 ,本届大冬会高山滑雪女子大回转项目在 海狸谷运动公园滑雪场举行。中国4名参赛选手有3人完成了比赛,最好成果 是由来自中央财经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大三学生韩雪容取得的第60名。这个成果 看起来似乎其实不 起眼,但它的背后却是国内日益扩展 的高校滑雪运动开展和近两届大冬会中国选拔滑雪参赛选手的机制转变。

  站在海狸谷运动公园滑雪场的半山腰,峻峭 的山坡布满积雪,稍不留神 就会让人滑倒。本次大冬会中国大学生高山滑雪队领队、东北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冰雪教研中心主任逯明智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描述了这条雪道的特点,山高、坡陡,以及为了保证本次比赛的需要,雪道上铺就的是以人工方式浇制的又硬又滑的冰状雪。逯明智说,这样的雪道在国内是没有的,我们的大学生选手第一次来这里习气 场地的时分 ,心里 也有一些惧怕 ,咱们都没在这种难度的雪道上滑过。但通过 几天习气 ,我们的4名参赛选手都可以 顺畅 地从这个雪道滑下来。在当天悉数 79名参赛选手里,中国4名选手有3人成果 分别排在第60、61和63位。考虑到这是中国大学生体育代表团第二次从大学生业余选手中选拔参赛队员,以及滑雪运动在国内高校的开展仍处于起步阶段,逯明智表明 ,这次的成果 现已 让人满意。

  来自中央财经大学的韩雪容,从小跟着爸爸妈妈 一同 玩滑雪,她和本次中国大学生体育代表团担任开幕式旗手的杨诗琦一样,滑雪、学业两不误,高考时都是以优异成果 考入知论理学 府。

  虽然滑雪的时间不短,但韩雪容一直把滑雪作为业余喜好 ,在上大学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还能参加滑雪的国际大赛。在韩雪容上大一那年,第28届世界大学生冬天 运动会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举行,那届大冬会上,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在组建滑雪队时第一次从普通大学生里选拔业余滑雪选手参赛,韩雪容得知音讯 之后,在心底种下了一个梦想的种子,她期望 自己未来也能像当时参赛的师哥师姐们那样,参加一次世界大冬会。

  从2017年阿拉木图世界大冬会开始,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施行了滑雪项目参赛选手的新的选拔方法 ——在全国大学生滑雪应战 赛上取得大冬会比赛项现在 四名的选手,取得 世界大冬会参赛资历 。上一年 的这个时分 ,韩雪容在全国大学生滑雪应战 赛上如愿取得 前四名,顺畅 进军本年 的世界大冬会。

  韩雪容的爸爸妈妈 跟着女儿一同 来到了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关于 女儿,爸爸妈妈 有过千万种的寄托,学习好、性格好、考上名牌大学、学一个好专业……但就是没想过这个在爸爸妈妈 眼里还有一些娇气的乖乖女,竟然成了一个可以参加国际大赛的运动员。

  韩雪容的父亲韩晓东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明 ,女儿的这次大冬会之行一定是她此生最宝贵、最有价值的一段阅历 。作为父亲,韩晓东可以 深深地感遭到 从追梦到完成 梦想的过程对女儿的激励作用,韩晓东相信,这种激励会影响她的终身 。更让韩晓东惊喜的是,身边很多同事、朋友家的孩子都把女儿作为偶像,这些孩子不只 期望 像女儿一样品学兼优,更期望 像她一样爱上滑雪运动,努力争夺 未来也能够 代表国家参加大赛。如此一说,女儿仍是 滑雪运动的推广者。

  在校园里,像韩雪容、杨诗琦这样的大学生业余运动员现已 成为明星,校园媒体对她们争相报导 ,同学们、校友们、雪友们对她们备加注重 。他们都是从普通大学生群体中而来,普通大学生对他们的成长 阅历 有着很强的一致 感,他们天然 也是在高校普及、推广滑雪运动的最佳代言人。

  冰雪运动在中国高校取得长足开展

  2000年以来,滑雪运动在中国进入了一个快速开展 的时期,曾经 10年,这波“滑雪热”开始影响到高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