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和龙村不合法炼油厂在深山炼“黑油”(组图)


工作 地址
  废机油废柴油废火油 都有——广州和龙村一不合法 炼油厂躲藏 深山污染严峻 ,附近 村民忧心忡忡

  文/本报记者 孙朝方 图/本报记者 邓勃

  炼油的时分 ,整个山谷都是浓浓的臭气,闻着恶心。果园里的荔枝都难挂果了,养的鸡同样成 群死掉。”广州白云区太和镇和龙村村民胡伯指着山坳,一脸无法 :“靠山吃山,现在山都给毒了,今后 怎么办?”

  胡伯眼前,青山绿水,是广州“青山半入城”的城市景观区。而一家规模不小的不合法 炼油厂,就藏在山林中,炼油时充满 的“毒”气,腐蚀 着满山遍野的果园。  
 

 


  村民说,当地这样的工厂不止一两家,很隐蔽,破坏也凶猛 ,他们忧虑 “用不了几年,这么好的山水就毁了”。

  连日来,记者就炼油厂污染工作 进行了调查。

  不合法 炼油厂“藏”在深山人不知

  稍早前,有读者报料,太和镇和龙八社和龙水库尾的石夹窿,有一座不合法 炼油厂,天天炼油污染环境,多次 举报无果。因惧怕 报复,报料人没有提供更详细的状况 。

  本月11日,记者赴和龙村调查。正值周末,风景如画的和龙水库景区,游人挺多。和龙村有十多个经济合作社,依山分布 ,记者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和龙八社。

  传闻 要找炼油厂,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谈论 着,听得出,周围炼油厂有好几家,但都“不在和龙水库尾”,他们也不肯 走漏 其它炼油厂的地 址。准备出村时,一名年青 村民提供线索:水库尾有条带桥的山路,进去有家炼油厂。他不肯 讲更多,也回绝 带路 。言语间,似乎颇多忌惮 。

  和龙水库及沿线公路,青山盘绕 。一公里规模 内,几十条山路,只能一条条找。两小时后找到了,但转了一圈,没炼油厂。正准备退回,记者俄然 发现公路上洒落的油迹,车窗外也有浓浓的柴油味儿。

  循着油迹上山,是一条仅容一车的峻峭 岔道 。步行约两公里,一辆粤A牌0.5吨小货车,拉着三只大油桶“咣咣铛铛”下山来。

  前行数百米,是座迎着山路的大门。走进去,门东边三个大储油罐赫然入目,一旁是十几个黑乎乎的油桶,推一推,沉甸甸装满了油。更远处,土窑油炉隐约可见。

  每天三五十桶废油运进炼油厂

  这是一间规模不小的炼油厂,占地约四五亩,三个炼油炉并排而建,一个炉子正冒着烟,旁边是三个油池和三个锈迹斑斑的煮油罐。

  下战书 3时许,没什么人,记者佯装游客,走近上坡的一排工房。一辆车商标 为“粤AMG619”的货车正在卸油,黑糊糊的废油夹杂着泥浆和脏水从桶里倒出,顺着斜坡注入油池,空气中充满 着呛人的臭味。狗吠声突起,见到背着相机的陌生 人,一个浑身油污的中年男人 警觉 地迎过来。记者假扮问路,和他搭讪起来。

  “这是什么油啊?好呛!”记者问。

  “废油,废机油、柴油、火油 都有。”操湖南口音的男人 笑了笑,“这算好了,炼油的时分 才叫呛。”

  装卸废油和炼油时,工人们除了手套,没有任何防护。“这风险 吗?”记者问。“不风险 ,就是怕焰火 。”男人 说。炼废油发生 的废气毒害,他们其实不 知道。

  一名工人说,这里供给 柴油和火油 ,最近油价涨了,刚运来的废油马上就要加工,炼好的制品 油一般隔天就拉走。记者问,这姿势一天得多少桶废油。他指指一边齐腰高的铁桶:“三五十桶吧。”

  据知情人士介绍,废油加工大致有三个程序:先将废油注入炼油炉,加水加热,油汽从废油中蒸发出来,沿运输管进入冷却罐,经水冷却后变成液态油流出。炼油的工人说,油流出来时呈黄色,因质量不太好很快就变成黑色,还要往里加化工原料,过滤后就变成浅黄色的油了。

  记者提出想赏识 一下柴油的出产 过程,一个像是管事的工人说老板不在,现在查得严,怕出事,回绝 了。“这(制品 )油一吨卖多少钱?”记者问。“四五千吧,详细 要问老板。”他随后又很当心 肠 问:“你们是记者?”他说,这里是深山,很少有人来。

  据了解,现在 广州柴油、火油 每吨市价都在6000元左右。

  果树减产养鸡死鸡油厂好“毒”

  记者发现,炼油厂的废水、废渣、废油等,随意排放,厂区废油腐蚀 的土地上寸草不生。即便 白日 ,山风吹来,站在山脚下也能闻到刺鼻的臭气。炼油厂下游,隐蔽着一家养猪场,正往外运猪,有没有被油污染殃及?记者前往访查,一群凶犬守住了紧闭的大门。

  炼油厂西边一个叫“利隆庄”的园子,租住着几户湖南人家。一名阿婆告诉 记者,晚上炼油的时分 ,油气焰火 混杂的浓重臭气,闻着恶心,人常被熏醒,不管天多热都要关门关窗。“刚来时,这里山清水秀,好着呢。两年前,建了炼油厂,日子就难过了。”阿婆忧虑 ,三岁半的小外孙天天闻废气,会被熏坏。

  阿婆的女婿前几年就在山上养鸡,“那鸡长到四五斤重,又肥又香”。后来开了炼油厂,鸡成群死掉,无法 之下,只好把鸡全卖掉,外出打工去了。

  13日下战书 ,记者在山脚偶遇上山砍竹的村民胡伯。听他说,炼油厂周边土地属和龙村八社,大部分是种荔枝、黄皮的果园,油厂是伐林而建的。“煮油排出的毒气,整个山谷都熏臭了,荔枝也减产。”胡伯说,“利隆庄”门前两棵荔枝树,20多岁了,曾经 果子多得很,现在现已 两年没挂果了。

  据了解,炼油厂使用的原料主要是废油、硫酸和工业白土,农作物一旦遭到 酸性粉尘的污染会很多 减产。15日正午 ,和龙村与白山村间的一处士多店,几位闲谈的村民告诉 记者,周边一带山多林茂,“藏”了不少工厂和小作坊,还有用废旧轮胎炼“橡胶油”的。记者采访发现,多家做桶装水、化工品等的工厂,也都有“问题”。

  昼伏夜出每天卖数吨“制品 油”

  据调查,该炼油厂是家不合法 的私人炼油厂,两年前开设。老板姓胡,是当地人,雇了十几个工人炼油。虽然 “藏”在深山,胡某仍很慎重 ,一般下战书 4点到第二天上午8点开工,底子 上昼伏夜出。废油随到随炼,制品 油也尽快卖出,很少储油,据说是怕“出事”被查。

  一周来,记者观察发现,每天有十几辆货车进出炼油厂送废油或拉货,大都是粤A车牌。据知情人走漏 ,炼油厂的废油大多是老板找人收的,因为不肯 外人进上班 厂,很少送货上门,废油来历 主要是汽修厂、船厂、正规炼油厂等废弃的机油、柴油、火油 ,这些废油本来是厂家要花钱处理的“包袱”,如今跟着 油价上涨,反成了抢手的“香饽饽”。一位从事废油倒卖的司机道出“玄机”:用废油炼“制品 油”,能赚大钱。

  在GOOGLE里,输入“废机油、炼油”,跳出近3万个网页,大都是求购废油、设备出售、寻求合作的广告。公司在海珠区的废油收购商刘老板告诉 记者,这段时间废重油、机油、柴油等集体涨价,废机油现在是3800元/吨,上个月仍是 3000块出头。广州龙洞某汽修厂的工人坦言:“废油还能卖钱,老板开心着呢,底子 不会理睬 收去做什么。”刘老板也知道废油经纪违法,但这事没什么人管,(废)油好收也好卖,“一倒手就是钱,谁不干?”

  据小炼油厂工人称,因为“油荒”,他们出产 的“制品 油”很紧俏,多的时分 每天卖出七八吨,获利近万元。这些简略 炮制出来的“国标油”最终流向哪里?调查发现,部分流入一些小加油站,有的进了工厂和排档做了燃料油。

  13日下战书 ,陆续有多辆货车送油上山。3点多,两辆满载木桩的大卡车(湘MED833/439)开进炼油厂。工人说,这是用来炼油的柴火,又要忙了。或许有所警觉,16日晚近8时,炼油厂还没开工,往日陆续进山的油车也没有踪迹 。记者从蹲点的山脚脱离 后两个多小时,报料人就来电说,送废油的车又上山了。(报料人张先生,一等奖300元)

广州和龙村不合法炼油厂在深山炼“黑油”(组图)

   

  图:炼油厂里,从外面运来的黑糊糊的废油从桶里倒出,顺着斜坡注入油池

  日夜闻臭气,源头在哪里?

  新塘某小区业主苦不堪言多次 投诉

  和龙不合法 炼油厂的调查还未完毕 ,市民又报炼油厂“害”人。

  本月15日,新塘某小区业主投诉,小区数千居民日夜受炼油厂“毒”气熏陶,苦不堪言。

  据业主们反映,一年多来,每天在家里都能闻到浓郁 的柴油、烧橡胶或沥青味,有时夜里门窗没关严,会被熏醒。即便 打开空调,排进来的仍是 那些臭味。一位准妈妈哭诉,近些天气味越来越浓,“我和宝宝每天受这样的毒害,深夜里投诉无门,又恼火又无法 ”。业主李先生年初搬进新居,因为臭气折磨,家人已多次 劝他卖房。采访中,一位女业主情绪激动:天天吃“毒”气,长此以往,这不是“安泰 死”?

  当晚,记者在该小区不远处的高架桥旁,发现了一家掩映在树丛中的炼油厂,厂内放着许多油桶,墙上写着“当心 狼狗”字样。往里走,大门紧闭,无法看到里边 的情形,但有浓重的柴油味发出 出来。据居民讲,里边 是炼油的。

  随后,记者在新敦村口看到一家竖着烟囱的工厂,停着很多油罐车,厂旁边黑乎乎的河道,发出 着油污臭味。一名业主说,他们每天闻到的就是这种熟悉的味道。新敦村周边,还有规模更大的油罐仓等,居民投诉的臭气是否与此有关?

  据悉,业主们曾多次 投诉,但因无法确定臭气源,总是查一查好两天,至今未解决。

  很多 废油何去何从

  一位专业人士告诉 记者,土法炼油厂危害十分 大:因为 炼油工艺粗陋 ,废油杂质多,不只 粉尘污染大,还含有致癌的硫化物,乃至 可以引发酸雨形成 大面积环境污染,而被油腐蚀 的土地也要通过 特殊处理才干 复原 。

  据了解,因为没有分馏装置,这些私人炼油厂炼出的油中都不同程度含有汽油、柴油、火油 等成分,燃点要比纯汽油或柴油低,更容易发生自燃乃至 爆炸。

  一位业管家 士说,广州这样的大城市,成百上千的汽修厂等,每一年 发生 很多 废油,“这个量究竟 有多大,恐怕没人能算出来,反正 养肥了不少小炼油厂。很多人知道废油土法炼柴油危害大,但假如 随意 排放,污染也很严峻 ”。他认为,要“变废为宝”,有三件事是管理部门该做的:一是重典“扫荡”不合法 炼油厂;二是根绝 提炼出的不达标油流入加油站;三是妥善处理炼油后的废渣等。

广州和龙村不合法炼油厂在深山炼“黑油”(组图)

 
 

图:山里人家久受臭味侵袭

广州和龙村不合法炼油厂在深山炼“黑油”(组图)

 
 

图:炼油厂藏在和龙的深山里

广州和龙村不合法炼油厂在深山炼“黑油”(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