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借款率从5.81%降至1.57%浙江永康突围

原标题:永康突围

从5.81%到1.57%!

不良借款 率下降的背后,是浙江永康一场惊心动魄的突围——

曾经 的5年,以五金产业出名 的永康,早年 的县域金融生态高地,遭遇由资金链、担保链断裂构成 的“两链”风险:不良借款 率一度攀高至5.81%!

通过努力化解,到2018年底 不良借款 率降至1.6%,永康终于安全着陆。本年 2月底其不良借款 率更进一步降至1.57%,城市信用指数在全国的排名提高 了139位,6家银行借款 审批权限重回永康。

这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耐久 战。

作为观察浙江县域经济的一个窗口,永康突围给我们一个启示:防备 金融风险,是关系到高质量开展 的要害 因素之一,如安在 防控金融风险的同时为实体经济开展 提供更高质量、更有功率 的金融效能 ,已成为区域竞争的重要抓手。

风险骤起

“捆”住企业前行脚步

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以效能 实体经济为本,偏离了这个方向,就会给实体经济带来伤害。

回想起前几年的困难 韶光 ,浙江恒泰铝业有限公司总主管 吴中安仍心有余悸。2014年底,一场危机不期而至。“恒泰”担保的一家企业暂时 向吴中安借2000万元还贷,成绩借款 一还就被银行回绝 续贷。

“当时我的银行借款 是2亿多元,我们这个担保圈有6家企业互保。”吴中安一会儿 失掉 了现金流,公司账上只剩下几万元钱,企业被拖入泥淖。屋漏又逢连夜雨,2016年,“恒泰”自己也面对 银行的压贷。

接连 多年上榜永康交税 前50强的钢海集团,近几年日子也欠好 过。与其互保的一家永康企业2014年因“两链”风险导致破产,本身负债较多的“钢海”,又背上该企业3.4亿元的银行债务。

在永康,2013年至2015年间这样的事例不在少数。

追根溯源,则要回到更早的时分 。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时,一向专注制造实业的永康并未遭到 冲击,被视为浙江“最安稳 经济板块”之一。2009年,金融机构开始蜂拥进入这个县级市,“追”着企业放借款 。

“从1991年企业兴办 到2008年,我们一直专注小口径钢管出产 运营 主业。” 钢海集团董事长胡红兵告诉 记者,2009年至2011年,公司的借款 规模急剧上升,增额简直 是前17年的总和。从未去过外省投资的他,也到云南做起了房地产。虽然 公司家大业大,运营 也还算稳健,可没想到被互保企业拖累。

到了2013年底 ,“简直 是用2元的借款 去支撑1元的GDP。”分担 金融的副市长吕群勇说。金融之水要精准滴灌实业之田,但如果 洪流 漫灌也容易“淹死”实体经济。永康不少企业曾经 几十年静心 打拼挣得丰厚身家,主业运营杰出 ,其实其实不 缺钱。这些资金除了部分用于扩展 再出产 外,不少流向了“赚钱更快”的房地产、矿产投资。

为便于取得 银行融资,企业主们开始彼此 担保。永康经济是典型的内源型块状经济,互保企业多为上下游、邻里亲朋老友 ,面广、量大,构成 盘根错节的网状担保链。

“一条担保链至少触及 6家银行、4家企业。同一条担保链上的企业就好像 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损俱损。” 永康市金融办主任杜奕铭分析说。

农行永康支行副行长邹松云之前在金华分行信贷中心负责风险处置。他向记者勾画永康这波风险链条构成 的过程:“过度融资——过度投资——过度担保,少数企业不断扩展 杠杆,一旦微观 经济下行,再叠加微观 政策调整等多种因素,企业资产呈现 断崖式下跌,就面对 冰火两重天的地步 。”

他认为,永康民营企业大多草根出生,最致命的一点就是短少 对项用意风险把控。“风险把控的根子在于公司管理 。”

2012年6月,永康一家健身器材公司因为 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拖累了互保企业,“两链”风险开始延伸 传导,特别是到了2014年,简直 波及全市60%的规上企业,简直 所有银行都回收 了在永分支机构的借款 审批权限。

不良借款 率居高不下,“捆”住了企业,也“捆”住了永康实体经济前行的脚步。“化解‘两链’风险,是永康高质量开展 最要害 的战役。这一战不打好,永康经济就要垮。”永康市委书记金政说。

处置焦点 风险企业要不要救?怎么救?

“风险企业”救不救?怎么救?这个度怎么把握 ?

这是此轮防备 风险攻坚战中,摆在当地党委政府面前的扎手 问题。他们认为,优胜劣汰是市场经济的核心原则,化解“两链”风险,不是救所有要关闭 的企业,而是不能让片面抽贷、高利贷、逃废债等非正常因素形成 大批正常企业死亡,从而导致经济呈现大幅衰退。

“守牢实体经济底子 盘,这是我们一切工作的起点 。”金政说。